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稳包平特一肖三期必出

作文 桂花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1-30   阅读( )  

  形状???????????????????????????????????????????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又到桂子飘香时,以及世界级旅游目的地。2018港彩开奖结果!桂花的品种很多,颜色以黄为主,也有粉红、暗红、浅黄的,它的花期较长,一般在二十天左右。花的香气释放完后,就逐渐委靡、干枯。有一些花就落到树下的土里,绝不叫风吹得满天飞;留在树上的花就死死地抱住那根干瘦的枝条,任凭风吹雨打也不凋零。 桂花只有米粒般大小,可能是世上最小的花儿了。正因为如此,桂花从不离群索居,总是肩并肩、手拉手地簇拥着灰黑的枝条,羞羞答答的看着路人。它们成团、成群地聚在一起,

  中秋前后,隐匿于密林中的桂树总是悄悄地把那一拨又一拨的幽香释放出来、播散开去。不需要诗人的浪漫,不需要歌手的激情,似乎所有的人都能感到这段日子已被桂花沁人心脾的幽香泡得有些浪漫的滋味儿了。不信,请到山林间走走,记住乡愁的解说员是谁?。理理零乱的鬓发、抖抖揉皱的衣衫,你会惊奇地发现那一阵又一阵或清幽或浓郁的香气总是瀑布般地从桂花树上泻下来。这情景仿佛朦胧的月光,总伴着一种淡雅的忧伤和诱人的妩媚,更像那摇曳而来、缠绵而去,带着一些遐想、向往且时而包裹着你、迷恋着你的紫色薄雾......如月似雾的香可能只在你心头飘荡、萦绕了一阵子,留给你的也许是些虚幻的想像和向往,但世界在那一刻却因为拥有了一个色彩斑斓、激情澎湃的梦而变得分外美丽、灿烂。

  桂花树没有伟岸的身材、非凡的气宇;说它是花,却不敢将它高擎于枝头,更羞于在春天里绽放。桂花树常常自惭形秽,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密林深处,找一块并不肥沃的土壤扎下根来;从那沙土、泥浆里汲取少得可怜的营养。年复一年地守着荒芜、寂寞,守在繁华的都市里或挺现代的高速公路旁,

  桂花开在九月,花不引人,吸引人的是往往是夜风中幽幽的清香,她的独特让人在不经意中感知,在心静的时候品味。

  当我还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时,外婆告诉,桂花树是最神圣的树,也不允许我去摘一朵桂花。每当清晨,太阳微微泛红的时候,外婆就会从院子里拿出一把大扫帚,弯着腰,认真的清扫着桂花树下的落叶,扫罢后,外婆就会轻声地吆喝着:“孩子,快起来吧,今天桂花太美了,你闻,多么香啊…… ”我伸着懒腰,跑了出来,外婆对我微微一笑,抚摸着我的额头。我仰着头看着那棵桂花树,葳蕤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摆,就像外婆那一缕缕泛着银白色的头发,慢慢地摆动着。这一幕,就像那石版画一样,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脑海之中……

  当时间的摩天轮在一点一点的转动着,那棵桂花树依旧是那么的挺拔,仿佛时间也无法带给它苍老的面孔,外婆老了,我长大了。桂花树下,外婆和我在树下欣赏着秋天美丽的风景,外婆的头发全白了,就像那棵桂花树的树干,也显得有些苍老。外婆轻轻地捡起一朵被风吹落到地上的桂花,系在我的头发上,外婆笑着告诉我,这棵桂花树就是我的了。夕阳下,大雁的队伍整齐的飞向南方,我坐在桂花树下,直到看着它们的影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外婆温柔的说,大雁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旅行了。

  一朵朵桂花飘到了我的身上,也飘到了外婆的身上。外婆小心翼翼的把花朵从身上取下来,夹到了的记事本里。

  但是,当时间一点点往今天倾斜,桂花树也是注定要干枯的。桂花树已经老了,那干枯的树皮也掩盖不住岁月的沧桑了,桂花的香渐渐微弱,最终从外婆的口中得知,那棵桂花树前不久刚刚被城管的人所锯断了。

  外婆的心一下子空出了许多。她总是在我面前提起那棵陪伴她走过人生四十多年旅程的桂花树。

  直到120的警笛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揉着睡意正浓的双眼,母亲正慌慌张张地去扶外婆,母亲说,外婆病了。

  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的母亲,在外婆面前也显示的那么脆弱。那一刻我呆住了,往常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那一刻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一动不动的站着,母亲已经没有精力去安慰我了,她穿着拖鞋就跑了下去。

  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曾经试想过这一情节,我也安排好了我的角色——当一个坚强的孩子,不能哭。可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我还没有思想准备。

  家里空荡荡的,我放声大哭,眼泪告诉我,外婆真的太老了。所有对外婆冷眼相对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这时候我想说我很后悔,可是这两个字在现在看来已经没有用了。

  我走到外婆的房间里,打开那个外婆珍藏了40多年的记事本,里面的桂花也枯萎了。泪水打湿了整片花朵,那桂花太像外婆了,我不由自主地触摸了那多桂花,是的,桂花枯萎了。我想如果那棵桂花树还在的话,也该到了凋零的季节了吧。

  我轻轻翻开那夹有桂花的一页,把桂花拿出来,走到了阳台打开的窗户边,看着那片桂花随风飘荡,它缓缓地飘向外婆的方向,飘向下一个秋天……

  从有记忆以来,家里的院子里就有一棵桂花树,每年秋天一到,整个院子就会飘起阵阵淡香味!

  最记得小时候的一个画面就是公公老爱站在树下拎着一杯水在那儿濑口,然后口里念念有词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老以为那棵树会跟他聊天。

  我是跟着祖父母长大的。毋庸质疑,我就是家里的小祖宗。由于公公是一位将军,家里的副官更封我为“将军的将军”。由此可知我那一生在战场出生入死的公公。是如何地拿我可奈何。

  有一年,一位李先生到一些老朋友家拜会,碰巧我放学回家看到一堆黑车子离开家的巷子,我跑回家问副官又是谁来了,就听到一声雷声响起,公公大发雷霆的斥责我的行为。我以为他是骂我乱拆他的东西,没想到他竟然说我把他的牛皮纸袋拆坏了,那个袋子是可以再使用的。然后就一阵什么浪费国家资源啦,不爱惜东西等等的名号全给我套上。我备感委屈的哭了起来,不过就一个破纸袋嘛,他说得好像犯下滔天大罪!我不只哭,还从楼下哭到楼上给我婆婆听,再从楼上哭到楼下的房间,然后再遵照八点档的剧本,把房门反锁起来。公公骂得越大声,我就哭得越歇斯底里。当时大概整条巷子都被我们祖孙的二重奏给淹没了。之后慢慢的声音小了,我把耳朵挨着门板朝外听,屏息间听到公公走近我的房门,故作轻松的说:“袋子里头不就一张照片嘛,有什么好看的?那么丑!要就给你嘛!何必把我的袋子给拆坏了呢?”说毕,我就瞧见一张八开大的脸从门缝底下给塞了进来,上面写着:

  公公十六岁就进了军校,及后在战场上与日本军兵刃相见,几度死里逃生,可以说一生都有奉献给了国家。老来过着半退休的生活,也仍是一概与俗无争的气魄。

  如果你问他最喜欢的歌是什么?他可能会回答你他唯一知道的一首通俗歌“绿岛小夜曲”。如果问他会唱什么歌?那他一定毫无思索的回答你“黄埔军校校歌”。而这种耿介几乎可爱的个性,也会表现在一些不那么恰当的场合。只要是任何婚丧喜庆要找他致词,他一定可以跟民族大义扯上关系。我常常觉得,那一对对的新人一定搞不懂他们两个人结婚跟国家的前途有什么关系?就像我每一次去大陆拍戏,离家前跟他辞行,他一定会语重心长的叮咛:“这一趟你去大陆?是身负重任,两岸的和平就全靠你了!”听罢我总要尴尬地跟祖母扮个鬼脸。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除了他们那一代的军人,又有谁会如此时刻胸怀忧国忧民的使命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公公也会有老的一天。曾几何时他不太大声说话了,连走路都开始懒得走,坐在那一张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天。慢慢地连饭也不肯自己吃了。看着他如此气若游丝,我惟一能做的就是跑到他跟前逗他,要他猜我是刘若英还是刘若玉?然后逼他就他最爱的就是我……早些年我在外头受了委屈,我就靠在他胸前,撒娇地跟他告状说有人欺负我,然后要他拿枪替我毙了他们!他会含含糊糊地回答说“好!好!好!”可是后来,他的眼睛只看着远方,嘴里念的常只是一些大陆老家的人,事,物。越后来又或者干脆完全不说话了。

  身体虚弱的公公进进出出医院好几回,直到那一天我正在参加舞台剧记者会的当儿,接到消息说医生送他进了加护病房。当我再见到他时,他的全身已经插满了管子。第一次,我听到医生不是对我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第一次,我听到医生对我说:“如果可能的话,家属请不要离开医院,怕通知不及”。第一次,我听到祖母用一种几近哽咽的语气求医生,希望至少能撑到儿孙到齐。也是第一次,第一次我感觉到公公会永远的离开我。

  在加护病房的那几个夜晚和白天,我仍然需要工作,我随身带着行动电话,每到一个地方就急着确定电话一定收得到。每一次铃声一响声,我的心跳就几乎要同步停止。一直要到对方的声音正常的出现我才能回过神来。每次收工冲到医院,看到祖母还坐在外头念经,我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正常地呼吸。

  漫漫的长夜或者跟祖母一起祷告,或是回忆公公的点点滴滴。等到加护病房会客时间一到,我们才能进去看他。每次进去,围在他身旁一堆荧幕上的数字就掉落一点。那一点点,就如我的心被刮掉一块般。祖母不是握着公公的手,就是摸着他的头,轻轻地跟他说话,要他安心,然后在他旁边为他念经。有时候公公像是听懂了似的,看着祖母点了点头,有时还不自主的流下泪来。祖母要我给他唱歌,我依偎在他耳朵旁唱绿岛小夜曲,却怎么也唱不准音。他倒也像是喜欢地点了点头。我扑在他的身上哭了起来,第一次,他没有话语安慰我……。

  就在那几天时,家里人告诉我,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那棵跟我公公聊了一辈子天的桂花树枯死了。

  过了几天,在替公公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用过的牛皮纸袋,上面写着“刘若英小朋友收”。旁边公公还用毛笔附加写上,“代若英孙女保存之邮票一九七一年”。我都忘了自己曾经收集过邮票。打开来看,全是一些完完整整一套一套的旧邮票,还有几张我在读幼稚园时老师发的只有手掌般大的,上面印着“奖”的纸片。所以将军公公毕竟不是无时无刻只有民族大义,孙女也是很宝贝的。望着这几个简单的毛笔字,我仿佛不意窥见他坚毅的躯壳里那柔情的心灵。而牛皮纸袋,每一个珍惜使用的纸袋,原来可用来包装他无微不至的心意。

  我带着这份再珍贵不过的牛皮纸袋走出门,看见那棵确已枯掉的桂花树,竟闻到扑鼻的桂花香。只是,今年满溢的香气不再出自院子的桂花树,而是从更深更远的地方飘过来,穿过千山万水,从我公公所在的地方飘过来。